泛读第三册unit 3 bursting the magic bubble的课文翻译是什么?

时间:2019-12-18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人们首先感到的是震惊,略带点不信任。接下来的一刻是惊叹。然后,一阵很大的骚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人们首先感到的是震惊,略带点不信任。接下来的一刻是惊叹。然后,一阵很大的骚乱扭曲了大家的理智,你已经上当了。你无法抗拒一个好的魔术的影响。从Houdini的惊天逃生和Derron

  Brown虚幻的精神欺骗,再到儿童聚会上的魔术表演,无人能抵抗魔术的魅力。

  “魔术由来已久,并与时俱进。”来自Hertfordshire大学的心理学教授Richard

  Wiseman说,“一个魔术结束时,你在看的大都是一些专业技术效果。我想心理学家们从这点可以学到很多。”

  但是,心理学家并不满足于欣赏魔术,现在正利用魔术对心智的影响揭秘我们如何处理涌入大脑的感官信息的洪流,以及如何将其加工成属于现实世界而又来自精神世界的画面。魔术是一种欺骗,是对精神世界中有序画面的扰乱——物体好像漂浮在半空中,硬币或者纸牌在眼前消失。如今科学家们相信,通过详细描绘出我们的心智是如何被欺骗的,甚至可以解开意识本身的一些奥秘。

  “在过去的5年里,当我们看到诸如对变化视而不见之类的事情以及又一事实,即意识来自真实的构建,也甚至可以来自错觉的误导时,我们做了反省。”身为技艺精湛的魔术师并为Magic

  Circle(魔术圈)成员的Wiseman说,“现今人们意识到了魔术师做的事非常特别.

  一些现代心理学的创始人曾对魔术师颇有兴趣:在19世纪90年代,现代IQ测试的发明者Alfred

  Binet和Max Dessoir记录了关于魔术师们如何利用暗示和注意力转移让那些错觉发挥作用的方式。1986年,Joseph

  Jastow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关于当时大魔术师们的 一些魔术使用的手法的文章。但这些文章只是描述了魔术师所做的,无力解释为什么魔术会对观众产生这样的影响。结果,人们对研究魔术中的心理学的兴趣消失了近一个世纪。

  魔术就是要让别人相信不可能的事刚才发生了。为了实现这一欺骗,需要高超的技术和杰出的表演。

  “魔术师为了欺骗我们,要利用一些手段,如控制注意力和挖掘我们注意到或没注意到环境发生变化时做的假设。因此,我们开始意识到在魔术师心里,对我们如何感知周遭世界有着不明说的认识。”Wiseman说,“就如何表演魔术,有大篇幅的详尽的指导。当看到那些描述有多么详细时,人们总是被打倒了。”

  比如说,一个四五分钟的纸牌魔术,可能要用20页详细的文字来确切地描述看哪里,说什么,等等。对一个魔术的很多理解都要从关注的角度来看。

  尽管魔术师手的灵巧性很重要,观众在骗术中也是重要的参与者。毕竟,错觉产生的地方正是观众的内心。“魔术师们似乎可以在关注面前做一些秘密的举动,而且不被发现。我好奇为什么人们觉察不到这些举动。”Durham大学的心理学家Gustav

  在硬币消失的魔术中就运用了一个简单的误导手法。“你在台上做的事就是假装把硬币从一只手交给另一只手,但是事实上硬币还留在原来的手上。”Wiseman说,“重要的是你要看你想要观众去看的地方。你要看的不是硬币,而是没有硬币的手。在动作方面,你移动没有硬币的手,把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到它上面。”

  在另一个魔术师假装把球扔到空中的魔术中,误导的手法又被推进了一步。“人们常常有这样的经历,尽管根本没有球,他们也看见球在空中移动。”Kuhn说。他们声称看见了球在移动,但是显然球不在那里,所以求肯定是在他们的心中心理学家可以通过这些魔术瞥见我们的内心是如何诠释周遭世界的。

  “魔术师是在掌控你的意识。他们让你看到一些不可能的事。”Wiseman说,“他们让你构造出一个根本就不真实的故事。这就是说,他们知道如何让你意识到一些东西,而又看不到一些东西。我希望的是,这由来已久作为娱乐工具的魔术,会让我们真正地洞察到意识的那些深邃的奥秘。”

  我们的大脑会,有来自周遭环境的感官信息洪流涌入,会过滤掉其中很大一部分。Kuhn解释说,我们看到的是我们想要看的,是我们的内心好奇的。“这个世界在我们的视觉上的呈现比我们设想的更贫乏。人们可以看着一样东西却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感知事物并不只是看着它,还要专注于它。”

  在Kuhn最近的工作中,他表演了一个魔术——一只香烟似乎消失了。其中没有什么戏法或者秘密,而只是一件简单的事——让香烟掉落在大腿上。“这就发生在观众跟前,但是我把他们的注意力从香烟上转移开了。”Kuhn说。

  观众在看的时候,戴着视线追踪器(实质上是一对监视眼球转动的照相机,在每一时刻记录人在看的准确位置)。

  我们知道我们只能从专注的区域接受到高质量的信息,那就是我们视力范围的中央。如果伸出你的手臂,你的视觉的中心大概只有两个拇指宽——其他的一切都很模糊。我们弥补这一点的办法是转动我们的眼球巡视以填补视觉上的空白,构造出一幅更好的周遭世界的画面。

  Kuhn的研究将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发表在《感知》日志上,它们表明人们只是盯着误导的位置,还不足以发现魔术是如何进行的。

  “人们可以很近地看着香烟在哪里掉的,却没有看见香烟。”他说,“其他一些人可以从相当远的地方看,但确实看到了香烟。”

  “这表明周遭环境呈现在我们头脑中的画面有多大程度是基于预想而大规模创造的,我们所想的,我们通常遇到的,等等,都很重要。”Wiseman说,“这正是魔术师非常善于利用的。”

  因此,误导观众不只是让它们看错误的方向——真正成功的魔术师会转移它们的注意力。通常,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在所看的地方,但这是可以掌控的。“你可能在看一个场景,然后你听到背后有人说话,于是你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背后,你对眼前视觉信息的处理就会受损。”Kuhn说。

  在误导手法中,话语提示也可以发挥重大作用。在最近的研究中,Wiseman考察了一个魔术是如何利用语言提示的。全世界的魔术师都用过这个魔术,算是由Uri

  Geller将其名气推至了最高点。试验中,他让学生看了魔术师扭曲一把钥匙的录像,表面上是意念控制(实际上是凭借敏捷的手法)。然后魔术师把钥匙放在桌子上,静态拍摄这把已经弯曲并没有再弯曲的钥匙,直到录像结束。但是台上的魔术师旁白提示说,这把钥匙还在继续弯曲。

  实验结果发表在当年的《英国心理学日志》上,称40%的人声称在录像结尾的静态拍摄中看到钥匙在继续弯曲。而在对照组,没有魔术师的旁白,只有5%的人报告说看见钥匙在继续弯曲。